当前位置:
    选择字体:     关闭
打印
博罗杨村井水龙村
发布时间:2018-04-08 17:27:30  来源:惠州日报

井水龙村位于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杨村镇,并且井水龙古村建筑均为客家围屋建筑模式,这里碉楼林立,巧夺天工。井水龙村的历史始于明嘉靖年间(公元1522~1566年)。那时,朱氏先祖朱时瑛(第九世)自惠州水北迁入博罗杨村井水龙。

在井水龙村,保存较为完好的客家围屋式的古建筑共有10座,该村历史仿佛就凝聚在这些古建筑中。在这些古建筑中,云记祖屋建筑工艺最高且保存相对较好。据朱萃瑛的第五世孙朱道强介绍,云记祖屋为当地客家围屋建筑模式,其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,分前、中、后三进而建,共5座15栋,有大厅、闲厅等共62间,共历时8年建成。

  1829年,朱氏第二十世孙朱萃瑛在从京城回乡兴建了这座占地3000多平方米的祖屋。走近云记祖屋,正门上贴着一副对联,上联“象峰挹秀”,下联“鹿洞流徽”,横批是“通奉第”。据朱萃瑛墓碑刻文记载:朱萃瑛在清朝朝廷任京官,深得皇上赏识,旨封牌匾一块,“通奉第”后来在“文革”中被破坏掉了,现在他们每年新年时都会贴上这副对联,以纪念家族过去的荣耀。

云记豪宅占地约5000平方米,采用“九厅十八井”客家布局建筑,分前、中、后三进而建,共五座十五栋。在这里,所有栋梁、木柱、屏风等均用各地名贵木材制作,大厅、闲厅上所有的横梁、板檐及屏风均有精美的手工木雕,包括人物类、五谷类及狮子,亦有鸟兽虫鱼、山水风景、花草树木等。同时,闲厅现存的壁画《太白醉酒图》画面清晰,左右衬屋小天井墙壁上的山水浮雕保留完好。

云记祖屋的每扇门都很难推动,且两扇相对的门上都各自印有一个白色的手掌印。朱道强告诉记者,云记祖屋里的每扇门都是采用越南的坤天木制成的,这种木材很珍贵,火烧不烂、刀枪不入且重达400多斤,要八九个青年才能抬起一扇门。关于手掌印,传说当年朱氏先祖为避邪气,云记祖屋落成时,他们便用狗血和石灰水在各处门上分别摁了两个手掌印。这些掌印历经180多年的风吹雨淋,至今仍清晰可见。

云记祖屋不远处,便是朱萃瑛侄子朱蔚然的泉记古宅“耕经楼”。耕经楼大门两侧贴着这样一副对联:“耕可为,商可为,万贯家资无非耕商处来;经宜读,史宜读,一品国官皆由经史里来。”这副对联由朱氏先祖写就,原来刻在门上的字模糊不清,后人们便写在纸上重新贴上去。据朱氏族谱记载,光绪十五年已丑,刻苦攻读的朱蔚然在恩科乡试中举人,曾任苏州大湖厅厅长。时任两广总督、朱蔚然的恩师张之洞曾亲笔为朱蔚然题匾一块,上书“文魁”二字。如今这块匾已遗失了,但朱蔚然“文魁”的美名依然在井水龙村流传。

朱氏祖屋周边,至今还保留着5座碉楼与4栋楼宇。距云记豪宅2公里的朱云记当铺建于清道光年间,为七层建筑,其中一至四层为夯土墙,五至七层为青砖墙体。当时,云记当铺业务遍布整个博罗及周边,至解放前夕才停业。其见证了朱氏先祖的辉煌。

“耕可为,商可为,万贯家资无非耕商处来;经宜读,史宜读,一品国官皆由经史里来。”尽管印在耕经楼大门两侧的对联已模糊不清,但朱氏后人时刻将其铭记在心。正是这种“商农兴家业,读书报国家”的信念,让井水龙古村人才辈出。

 1523179577392093901.jpg

云记豪宅


 1523179584579038574.jpg

精美的雕饰

责任编辑:惠州市外事侨务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