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    选择字体:     关闭
打印
腢山烟雨鼎臣亭
发布时间:2018-08-30 10:52:58  来源:惠州日报

  在惠州城区腢山,屹立着一座民国所建的“鼎臣亭”,是广州、惠州徐氏子孙为纪念其祧祖徐铉于1933年集资所建。徐铉字鼎臣,江苏扬州人,是我国五代宋初著名的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宋开宝七年(974),赵匡胤伐南唐,南唐灭亡后随后主李煜入觐宋太祖,官至散骑常侍。北宋淳化二年(991)卒,享年76岁,与配妣赵淑人葬南昌之西山鸾岗。后来其孙子徐德明任广南东路防御使驻军惠州,广西侬智高作乱时为避其掘祖墓报复,遂将徐铉夫妇骸骨南迁惠州,安葬在腢山之阳,给惠州留下一段传奇的历史故事。

北宋皇祐四年(1052年),广西广源州蛮首侬智高谋反,围攻广州未遂,准备越过粤北山区进攻江西。时徐铉的孙子徐德明任广南东路防御使,是侬智高军事上的死对头。为提防侬智高攻进江西南昌后,挖徐铉的坟墓进行报复,徐德明预先将其爷爷夫妇骸骨南迁惠州腢山,在其势力范围内加以保护。但由于当时军事形势紧张,迁葬之事只能背着南昌官府偷偷进行,以免扰乱民心,被朝廷责备。

由于徐铉夫妇骸骨迁葬惠州是在秘密中进行,至宋哲宗元六年(1091),宰相张商英到南昌,欲凭吊徐铉之墓,当听到本地老叟说:“墓为耕民发掘久矣,我犹及见其遗齿发也。”张商英听到后,惆怅良久,遂“命翠岩寺僧主之,建祠堂以宅其魂”。随后苏轼弟弟苏辙在南昌撰《贻孔宗翰修徐鼎臣墓书》时,也误认为徐铉没有子孙,墓被他人挖毁,曰:“公所葬地本其先茔,公家既无子孙,契券亡失,民遂籍没其地,伐其松柏以治屋宇。”并说“虽使千载之后,犹当难求其迹。”而实际上,早在40多年前,徐铉的孙子徐德明,已将徐铉夫妇骸骨南迁惠州,安葬在腢山之阳了。

此后徐氏子孙蕃衍,皆家于粤,今惠州城区、惠阳横沥、博罗福田、东莞万江、番禺夏园、增城西洲等地,都有徐氏留下的子孙。为怀念先祖恩德,徐氏后人遂将徐铉的安葬地腢山,作为入宋后广东徐氏祖地,并将“腢山”两字撰入堂屋楹联。如在横沥东江边的蓬瀛村,徐姓村民祠堂楹联写着:“腢山世泽,东海家声”,以示不忘安葬在腢山的祧祖徐铉。

徐铉夫妇骸骨迁葬惠州腢山后,得到历朝官府的呵护。据明嘉靖壬寅《惠州府志》所载,南宋末年,惠州太守王由公暇之余,喜欢在衙署西南花园种地。有一天,王由锄头落下之处,突然泥土深陷,发现地下深处有一圹穴,穴中灯火通明。王由感到很奇怪,遂小心地下到圹穴察看,见穴内油灯大缸上写有几行字:“王由王由,与你无仇;三百年后,为我添油。”王由见后大吃一惊,直冒冷汗。王由往再油缸探头一看,见缸内油将燃尽,遂急忙回到衙署,设法往油缸添油至满,然后复将圹穴掩埋。时论者认为,圹穴就是徐铉夫妇墓。该衙署西南花园,在腢山鼎臣亭西则。

明洪武四年(1372),知府万迪扩建惠州衙署,衙署西南花园及徐铉墓地被圈入衙署内,徐氏子孙前往祭祖时受阻,官府只准他们在琴台前(今第五小学后山)遥祭,三百余年烟火不断。入清后康熙二十八年(1790),天津宝坻人王瑛出守惠州,与延安府徐姓知府相熟。后经延安府徐姓知府徐氏族人谒请,获惠州知府王瑛恩准,特许徐氏子孙进入府衙祭墓,不用再往琴台前遥祭。

进入民国,惠州府衙被废,其地辟为中山公园,徐铉墓地被湮没。徐氏族人徐兆松等见状,呈请惠阳县署出示公文,保护徐铉墓地。时惠阳县长杨寿昌接报,非常重视,曰:“(徐铉)先生之学问文章,足以不朽;而其迁葬惠州事,年湮代远,吾惠人既鲜闻知,宋史也缺然。宋载独徐氏子孙尚留。此一段史乘,使吾惠人读先生之书,尚论先生之为人者,其矦愈益亲、其精神愈益契合而无间然。”遂许徐氏族人在徐铉墓地建鼎臣亭,以资纪念,并亲自为其撰写《宋徐鼎臣先生墓碑亭记》。

 

鼎臣亭

 

徐铉遗像


责任编辑:惠州市外事侨务局